20130831-a2.jpg
阿雷住院
20130805-n.jpg

阿尼 6850g,69cm,奶量100-150ml
阿雷 6850g,? cm,奶量100-150ml

八月到鄉下渡假,這兩隻小鬼的東西超多的,雖說每件物品的個別體積都不大,但累積起來還是很驚人,又是雙份,休旅車都差點裝不下(因為還要裝人啊)。

行頭包括:雙人推車一台(我的推車是Bugaboo donkey,這隻驢子是不錯用,但是粉~佔體積,而且打開收合都不是件容易事),組合式嬰兒旅行床兩張,泡棉床墊兩張,嬰兒澡盆一個,攜帶式餐椅一張,蒸氣消毒鍋一台,尿布奶粉數包,奶瓶、刷子、尿布墊、沐浴乳、乳液等,床單浴巾衣服等一袋,還有我和史媽也各一袋行李,根本就是幫少爺們搬家呀。

20130817.jpg
兩隻烤雞翻面烤,一正一反

這個月開始很會翻身了,左滾右翻,如果把兩隻放在一起,就會互相踢來踢去。不知道為什麼,阿雷尤其愛吃阿尼的腳,不管是躺著還是坐著,只要看到阿尼的腳,阿雷就會撲過去又吸又啃(明明就沒牙齒...)。

20130814.jpg
踹踹踹

20130818-a.jpg

足六個月了(矯正月齡5個月),開始讓少爺們吃副食品。一開始當然就是白粥泥和蔬果泥,醫師建議從一天一餐50ml開始,我心想,一開始有辦法吃這麼多嗎?

不過真是我多慮了,原來少爺們厭奶早已厭太久,現在有食物泥可以吃,非常捧場。第一天吃15ml白粥泥,第五天就吃60ml,喝奶也變得快一些,後來因為八月底阿雷生病住院10天,在醫院不方便煮食物泥,阿雷只好暫停副食品,阿尼還是繼續吃。

20130819-n.jpg

20130817-a.jpg

八月底阿雷發燒三天,約37.8~38.5度左右,吃了退燒藥,退了又燒,反覆多次。頭兩天醫師檢查,阿雷還算有活力,醫生說沒關係。第三天晚上十點量體溫,阿雷哭鬧,吐了,囪門還凸起,醫生指示快送鄰鎮醫院檢查,懷疑可能是腦炎。

到了急診處,醫院急診室居然說該醫院沒有腦炎檢查的設備,開轉診單晚上11點半坐救護車一個半小時到Patra Rio聖母救贖教學醫院,一路上,阿雷都很沒力的昏睡。

因為臨時坐救護車轉診,我身上僅帶著三片尿布、奶嘴和毯子,連奶瓶奶粉都沒有,(原本以為萬一住院,也只是鄰鎮,還可以回家拿東西)。到了Rio教學醫院已經半夜1 點多,清晨3點阿雷餓到狂哭,慌亂之中向護士要了調配好的Amilor 70ml 兩罐奶,小子一口氣就喝完,隔天早上我才發現有一罐一週前就過期了,喝都喝了,也不能再吐出來啊,還好沒拉肚子。

醫院提供免費奶粉,但護士發給我的空奶瓶,還是回收的單次用塑膠奶瓶,雖說是消毒過還密封(這種塑膠能高溫消毒再使用嗎?),但裡面居然有乾掉的發黴奶塊(想必是隨便泡泡水就丟消毒鍋囉),當天立馬帶自己的奶粉奶瓶來醫院。齁,希臘公立醫院這方面真的很糟,但救護車也不肯送到雅典,因為車程要3小時。

20130822-a.jpg
昏睡無力的阿雷

第一天在醫院,還是持續發燒,加上前一晚沒睡好,阿雷連黑眼圈都出現了,整天只有昏睡和檢查時狂哭,還是持續發燒。早上抽血,醫師懷疑是腦膜炎,說要從脊髓抽腦液,我哭了。

第二天阿雷還是在昏睡中,喝奶也只喝60ml左右。

第三天早上燒到37.8後來就退了,下午開始比較有點精神,總共燒了6天。腦液檢查後確認是腦膜炎,研判是細菌感染,要打10天點滴抗生素,我也跟著在醫院住了10天。老大阿尼留在家裡讓褓母照顧,總不能把健康的帶來醫院吧。

不知道是否因為阿雷從他在娘胎裡就比較小隻,體能上比較差,出生後在保溫箱裡也感染過一次,也是打了14天抗生素,現在是第二次生病住院。老大阿尼倒是一直頭好壯壯。

20130831-a1.jpg
用尿布包住手部的點滴針管,避免阿雷亂咬,但效果不大
好像手上裝大砲

不過這次住院阿雷或許也體認到要快快長大強壯些,出院後阿雷開始狂吃,他喝奶本來就快,加上對食物泥也來者不拒,很好餵,統統吃光光,10月時體重就超過老大阿尼了。

題外話,Rio的教學醫院醫師很好,設備也還可以,但就是有些讓我搞不懂又討厭的公家機關陋習。因為是公立醫院,所以療程都是全額免費的,任何人也都能隨意進出,附近有很多吉普賽人會到醫院閒晃偷東西,於是所有東西都必須鎖在櫃子裡。

每層樓有一間公用廚房,我每天都必須去燒水泡奶數次,我連燒水的鍋子都自己帶了,公用鍋子沒柄還粉髒(這樣才不會被偷吧)。有位小姐是專門管理奶粉和燒熱水這工作的(其實也只是用快煮壺燒水罷了),但是白天的時段廚房卻又常常上鎖,護士們也沒有鑰匙,搞得我三不五時就必須去廚房碰運氣,看廚房門有沒有開。

於是某天早上7點我去廚房,她剛好在,我說我要燒水。

燒水小姐:「但我要離開了。」

我:「請問你幾點會回來? 我待會再來燒水。」

燒水小姐:「你8點過來吧。」

8點了,因為覺得她會遲到,所以我還在病房陪阿雷。8點10分燒水小姐跑到病房來叫我,我馬上拿著鍋子到廚房。

燒水小姐:「你要現在燒水嗎? 但我要離開了耶。」

我:「你不是才剛回來嗎? 那可不可以不要鎖門? 我自己燒水就好。」

燒水小姐:「不行。門一定要鎖。」

真是莫名其妙,燒了熱水,不就是要提供給大家用嗎? 燒完熱水又把廚房鎖起來,誰有辦法進去拿熱水啊? 連想自己燒水都沒爐子可用,是在增肖哦? 那個快煮壺要是那麼寶貝,就像晚上一樣鎖在櫃子裡就好啦! 不然用條鍊子鎖住算了,真是的。

隔兩天我去護士站,剛好聽到她在向護士抱怨,說她的工作量很大,一個人要管四間廚房的熱水,她分身乏術,要護士幫忙,但被護士拒絕。是啦,管熱水這件事真是好~~困難啊。

20130815-n.jpg

20130813-a.jpg

全站熱搜

akil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