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在台灣的賄選傳聞已經比較少了,我記得二十年前的台灣小鄉鎮,還有一張票200元500元的買票價碼。

不過,在希臘,候選人賄選或是開口頭支票,對希臘人來說似乎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註)。

和希臘比起來,台灣候選人對於一般選民通常只有花錢買票和送小禮物這幾招,還真是貧乏。希臘有趣多了,有送禮物、招待吃喝、安插公務員、安插學校、修路、安裝電纜,反正只要是公家機關管轄範圍內,幾乎都可以。

安插公務員這件事對我比較震撼(現在已經很不屑的習以為常了),公務員不是應該都要通過國家考試嗎? 哪能說安插就安插? 就算是約聘的公務員也不能隨便說安插就安插吧。

但人口區區1100萬的希臘,有100萬人是公務員,佔全人口數的10%。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公務員? 很大部分原因就是因為上至國家議員,下至鄉鎮市長,幾乎都會在選舉前開安插工作的口頭支票。

「啊,如果你們家四張票都選我,我當選後,就幫你兒子安插到台電/ 台鐵/ 郵局/ 公所/ 或台啥的職缺,這樣他就是捧鐵飯碗的公務員了。」

但,一個正常國家哪需要那麼多公務員呢? 所以因為關說安插,希臘這個國家的公務員就愈來愈多,愈來愈多,然後到達了這種誇張的數字。國家人民繳稅養一堆沒事做的公務員,然後還要看他們臉色受他們氣,切。

算了,這篇不要再罵希臘懶散又沒效率的公務員了,今天要講的是賄選。

話說前兩天希臘舉行鄉鎮/區長選舉。

新聞報導 Ilia伊利亞行政區的某候選人,在選舉前一晚招待眾支持者到 Bouzoukia布祖琴歌舞廳(這是希臘特有大眾通俗娛樂,類似台灣早期的紅包場和舞廳的綜合。小歌星台上駐唱,通常都穿得很清涼,客人台下喝酒灑花,鬧到清晨,最後一群人上台跳舞,甚至會有女客站上桌跳舞。整體而言音樂、酒飲品質很低,但消費很貴。以後有空再介紹。)。

大半夜的,眾支持者(據說大部分都是男性)酒酣耳熱之際,然後台上的歌舞小姐就開始脫了。結果有個不知哪蹦出來的抓耙子,跑去偷偷打電話給該候選人的太太還是某支持者的太太。該太太火大男人的選前聚會居然變成看脫衣秀,烙了其他太太們,一群人馬上殺到布祖琴歌舞廳,然後就這樣鬧出了這件很丟臉的賄選招待事件。

還有,選舉前一晚我們剛好到某家磁磚公司門市看貨,巧遇某鄉鎮長候選人前來拜票。該候選人大剌剌的對磁磚老闆說:「哪,如果你們這邊的職員 5張選票都投給我,當選後我就送你們公司一批磁磚。」

齁,買票能這麼臉不紅氣不喘又不避嫌的,好像去菜市場講價似的,也真令人無言。

回家的路上,我說:「你們希臘難道沒有檢舉賄選專線嗎?」

STEF:「檢舉賄選專線? 幹嘛檢舉? 去檢舉也沒人會理你啊。」

我說:「齁,這就要說說咱們台灣的優良政績了。只要查證後,發現確實有賄選的行為,當選無效,而且檢舉人還有一案好幾百萬台幣的檢舉獎金呢。只要政府真正發了一次獎金,宣布某人當選無效,大家就知道政府是玩真的,這樣才能確實防堵賄選啊。 」
(記憶中,咱們防治賄選政策後來訂定啥禮品金額上限,好像是20元吧,實在是個誇張的數字,但這就不討論了)

然後,STEF緩緩的下了結論:

每件賄選都要發幾萬歐元的檢舉獎金哦?  這樣希臘政府應該會破產吧……



一樣的,在希臘大城市的賄選情況比較少,鄉鎮較多。



*版權所有,未經作者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全站熱搜

akil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