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鄉下可以看到不少吉普賽人。其群聚的數量比雅典多上太多了。

比起雅典,鄉下可算地廣人稀,隨便佔據一塊田,一家子就可搭棚定居。再者,鄉下警力也少,吉普賽人要強佔公園等公共空間也比較容易,不至於像在雅典一樣,老是被警察驅趕(也有住洋房開BMW的有錢吉普賽人,但是畢竟不是多數)。

尤其是在重要的交通要道,總會看到著皮膚褐黑的稚齡孩童或是手抱嬰孩的婦女,髒兮兮的臉龐、油膩粗糙的頭髮、破舊污黑的衣著,趁著紅燈時,沿著一部部停下來的車輛,捱著車窗乞討。

大部分的吉普賽婦女和孩子都打悲情牌,但也偶有死命敲著車窗的沒禮貌小鬼,車內駕駛搖頭揮手都無效,無視他人的拒絕,繼續拍打車窗叫喊。

一開始,基於同情心,偶爾我會給點零錢(我對流浪漢可以鐵石心腸,但小孩子就實在令人覺得無辜),並樂觀的想著:也許這樣,這些孩子可以早點回家。

但,日子久了,發覺其實自己並無力幫助這麼一大串一個接著一個的孩子。

更發現,這些孩子討到了錢,食髓之味,不需要靠勞力或腦力就會有錢送上手來,於是花費更多的時間在街上留連乞討。

希臘的公立教育制度是免學費的,任何國民都能免費入學讀書。這些吉普賽小孩很多都有希臘籍,都能免費上學,但是他們不願。

有一回上街,正巧走在一家子吉普賽人後方,親眼看到其中一個約莫6-7歲的吉普賽孩子經過轉角的水果攤時,趁著老闆同顧客寒暄時不注意,順手牽羊摸走了一顆橘子。

小孩子偷走一顆橘子沒什麼了不起,小孩子不懂事,所以才需要被教育。但令我厭惡行徑的卻在後頭。

這個吉普賽孩子獻寶似地揚起手上的橘子,遞給同行的一位成年男子看,看來應該是孩子的父親吧。父親伸手接過橘子,獎勵地摸了摸孩子的頭,快速俐落的扒光橘子皮,把一瓣瓣的橘子分給身旁雀躍的三四個孩子。

看到這一幕,一種失望的無力感湧上心頭。

自此以後,我開始冷漠地別過頭,裝做視而無見地對待這些路上乞討的吉普賽孩子。我的同情善念對他們的將來並沒有任何的幫助。給他們錢只會讓他們在街上晃蕩更久,更加墮落。

孩子都需要教育,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老祖宗的話絕非不無道理。但有時我也會消極的想著,人家當爹當媽的都不管事了,我們這種局外人操什麼心啊? 小孩子偷了一顆橘子居然摸頭獎勵,那長大以後萬一去搶銀行,當爸媽的難到要放鞭炮嗎? 悲矣。

另一回我自個兒開車到超市採買,車子就停在超市大門口人行道旁。購物完畢我悠哉悠哉地推著購物車走出超市,準備把補給品一袋一袋搬上後車廂。

三個約莫14來歲的吉普賽青少年原本坐在超市櫥窗外,見我一個單身女子(加上又是外國人)走出超市,隨即迎上前來,兩男一女,每個個頭都比我碩壯些,其中一個看似大姐大的少女表明,要我把貨搬上車箱後把推車給他們。

有的希臘超市推車和台灣的家樂福等大型購物倉儲一樣,是投幣製的,0.5歐、1歐、2歐的硬幣都可以,歸還購物車後就可取回硬幣。這三個吉普賽青少年要的就是我的購物車裡的1歐元。

我搖了搖頭,用了希臘人特有的拒絕表情:揚了揚下巴,咚一聲咋了下舌,表示不給,請走。

這三個少年見我拒絕,開始死纏爛打,三個人團團把我圍住,亦步亦趨地往我逼近,伸出手抓住我購物車拉扯,嘴裡嘮嘮叨叨地念著「給我啦! 給我啦!」(有夠像是沉冤未雪的冤魂還是惡靈啥似的…)

1歐只是小錢,但是這種跟強盜一樣的乞討,我絕不買帳。才十四五歲就這樣,再過兩年豈不變搶匪?

因為我判斷他們三個小子恐嚇的成分居多,而且在這種光天化日大街上人來人往的情勢,不至於有太大危險上身,才會如此。如果遇到拿刀的凶狠歹徒,請大家明哲保身,錢去人安在,不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註1)。

不消半分鐘,一位路過的希臘阿伯看到這情景,馬上開口劈哩啪啦朝著那三個吉普賽青少年怒罵,三個人夾著脖子瑟縮地退到路旁,正義阿伯中氣十足的繼續怒吼,三個人才悻悻然的遠去,阿伯看他們走遠後,則自顧自地一路嘟噥罵進超市裡……大概感嘆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吧。

那情景,真的就像惡鬼遇到法師一樣……

乞討並不可恥,人生總可能遇到窮途潦倒走投無路的困境,沒禮教的人格才是可悲。



1. 基本上,我覺得希臘的治安比台灣好很多,在觀光區偶有小偷扒手,但光天化日行搶或強盜殺人則是較少見的(最近有一起槍殺警察的黑道威嚇案件,鬧得沸沸揚揚的哪)。去年金融風暴影響,景氣不佳錢難賺,感覺上闖空門的小偷有增加的趨勢。

2. 希臘交通路口常有擦汽車擋風玻璃的外勞零工,也常出現在大街上的強迫買帳的方式,尤其專挑老弱婦孺下手,我很是厭惡。如果是Stef開車,對他們搖頭也就悻悻然走了。但如果是單身女性開車,明明已經搖頭說不要了,有的人還是硬把髒水海棉往車窗抹,可惡。

我通常是馬上轉動雨刷和噴水,加上甩手,以示強烈拒絕,也許我的反應比較強烈,但這不是錢多寡的問題,這麼惡劣的強迫推銷,就算只要1歐,我也絕不妥協。



*版權所有,未經作者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全站熱搜

akil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