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到了復活節前的40天齋戒期,我都很慶幸還好我們家和朋友都不是太傳統的希臘正教徒,沒有強迫齋戒的困擾,魚啊肉的照吃不誤。

在希臘,我看過開明爽朗的父母,也見過虔誠保守的家庭。

有的家庭全家老小必定得齋戒40天/ 或一週不等(現代希臘人能真正齋戒40天的已經不多了,大多都是齋戒個一週或數天,意思到了就好)。如果全家都虔誠同心,當然也是好事。但是如果明明不信,卻又因外力而被迫齋戒,就算表面口服,心也不服,哪天別人看不到時還不是照樣偷吃肉,何必呢,發自內心的虔誠才是重點啊。

我真的不認為為了宗教信仰強迫不想齋戒的人齋戒是一件好事,宗教的本意應該是修身養性、為善助人,而不是僅拘泥於教條規範,只顧著遵守齋戒教條而忽略宗教為善的本意,簡直就是本末倒置。物極必反,自由意志受迫的狀況下,和平收場的機會必定相對的降低,以德服人才是根本。

復活節前幾天在路上巧遇某友及其15歲的孩子,遂邀請兩人一同至家中用餐。因為是臨時起意,沒預先準備食材宴客,家中只有烤牛排當主餐、炸花枝及些許沙拉等。

友人表示,他正在齋戒中,只能吃海鮮和蔬菜。

「唉呀,我不知道你們在齋戒……」我很不好意思的說。

「沒關係,沒關係,只有我啦,我兒子還是照樣吃肉的,他就是喜歡吃肉,而且他『正在發育中』啊。」

我對這位友人的開明作風深表贊同。他完全尊重他的孩子的個人意志,不用他自己的信仰加諸在孩子身上,強迫孩子得跟著照辦。

再者,想想,發育中的孩童/青少年每天需要多少的熱量與蛋白質? 當然並不是說吃素吃個40天就會縮成哈比人,從小吃全素健健康康長大的也是大有人在,但我們不得不承認,動物性蛋白質與均衡飲食對發育中的人體是有其必要性的。

我唯有的一次齋戒經驗,不是在希臘,是在從前的台灣。

小時後,鄉下民風純樸,某年遇到鄉裡的啥天公祈福還願之類的,是50年難得一見的大建醮活動(台語為「做醮」),比每年的中元普度還要盛大。

在宗教信仰日趨淡薄的今日,建醮這兩個字搞不好很多孩子連聽都沒聽過。但在20年前那可是鄉間的一大盛事,整鄉全鎮的居民除了張燈結綵、祭祀、擺流水席、花燈歌仔戲等陣仗之外,舉行醮典之前所有人還必須配合吃素齋戒七日。

我娘比較虔誠,逼著我小孩子們戒葷忍個幾天。「這是50年難得一次的建醮耶,一輩子也只能遇到一次。」

「我才幾歲啊,遇到第二次的機會還很大哪。」我撇撇嘴不甘不願的想著,但當時年紀小,還沒膽背著我娘偷吃辣肉乾。

還有,居然連小學營養午餐的中央廚房也跟著連煮一週素菜,吃得我們整群發育中的小學生人人一臉菜臉。同學間還相互流傳偷吃葷食會帶來不幸的謠言(誰想出來的啊…),有人不管主流意識,仍然帶肉乾到學校當零食,其他小孩子那種一邊望眼垂涎卻又一邊指責對方褻瀆神明的行為,現在想想還真是值得玩味。

明明沒膽子吃,看到別人不在乎地大啖葷食吃得津津有味,想吃又不敢,唯一能做的,只能伸出食指責難,搬出道德/ 同儕壓力,己飢人飢(自己饞還不准別人吃),見不得別人好。說實在的,就算吃葷會下地獄,那也是那人的事啊。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眼紅只能耍賤嘴,這種加罪他人的「偽信仰者」,比吃葷的個人還要罪過。小孩的世界是成人社會的縮影,成人社會裡也還是繼續玩著小孩子的把戲啊。

這也是我在台灣遇過宗教有如此影響力的唯一一次經驗。單純因為那是20年前吧。

一個平日行善卻不在乎齋戒期的好人,絕對比那些塑造遵守齋戒期虔誠假像、平日卻又放縱委靡、甚至指責他人的「偽信仰者」來得令人尊敬。

 

原本以為單純只是因為20年前民風純樸,鄉親配合度比較高,原來到了今日還是一樣啊,看到幾篇關於埔里建醮的報導,齋戒期間連鎮裡的餐廳和7-11也都改賣素食。

但我還是認為宗教是個人自由意志,要齋戒或吃葷都是個人的意願。恐嚇強迫所有人吃素,應該不是宗教教化為善的本意吧,我的小學同學在齋戒期大啖豬肉乾,都幾十年了,全鎮也沒啥不幸發生啊。

 

全站熱搜

akil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