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了友人Sally希臘老公的台灣行後,發現Stef的生活觀感大部分也是大同小異,不過還是有些不一樣的觀感。

對Stef來說,這是他第一次來亞洲旅遊,對咱們台灣的習俗文化,我也很努力的解說來龍去脈,因為很多事情的背後都是有典故緣由,光看表面是無法完全理解的。

最後Stef對台灣下的評論就是,台灣就像夜市一樣,繽紛多樣卻又新舊交雜,有香氣四溢的鹹酥雞,卻也有臭死人的臭豆腐(他受不了臭豆腐的味道),有令人心窩暖暖的熱情,也有令人討厭的壞習慣……

當然,希臘對我來說也是一樣的,我也是抱怨了不少希臘壞話……呵


1. 摩托車滿滿是
我想這點不需要太多解釋,所有人都同意,想想台灣人口不過2300萬,摩托車的數量卻有1000多萬輛,平均每2人就有一台摩托車,再扣除年紀太老的騎不動的,年紀太小的不能騎車的,根本就是一人一台! 只要綠燈一亮,全部跟百米賽一樣衝出線,謂為奇觀。


2. 交通號誌很難理解,路標看不清
這點我有部份要抗議,台灣的路標指示的確是不清楚,但是交通號誌方面我覺得希臘的紅綠燈才難理解呢!

這事起因於我們上台北玩的那兩天,因為我對台北真的不熟,卻又不得不開車,手上的地圖也只標明主要幹道名,衍生出的悲慘結局,就是開到了路口,才看到前方的路名,但是已經來不及左轉或右轉了,偏偏台北街道規矩又特別多,開過頭還沒辦法繞回去,這邊不能轉那邊也不能轉,真是讓我差點抓狂。

台灣的紅綠燈號誌,綠燈不過就是全綠——愛怎麼走都可以,或是3種不同方向的綠箭頭——哪個亮就跟著方向走,淺顯易懂。

希臘的紅綠燈才複雜呢,除了綠燈有左右轉箭頭外,連紅燈、黃燈也有箭頭,舉例來說,當你看到一顆綠燈全亮時,若旁邊還有一顆紅色右轉箭頭亮著,表示你還不能右轉,要等到綠色右轉箭頭亮起,你才能右轉。還有閃黃燈轉彎箭頭,意思是要你小心轉,搞那麼複雜幹麻呀……


3. 垃圾車定時唱歌,大家追著垃圾車跑
在希臘通常家門口附近都會有垃圾箱,體積不大,約100 x60 x30 cm,三步五步就一個,只要你高興,隨時都可以倒垃圾,垃圾車則是每天早上來清運,從來不用追垃圾車。

在希臘是逛街要挑時辰,因為商店並不是每天都開到晚上9點;在台灣則是倒垃圾要挑時辰……


4. 強制資源回收,卻比沒強迫回收的希臘還髒亂
Stef說,台灣有個很奇怪的現象,就是大家被強迫「必須」去做某些事,來維護大環境的秩序與公理。但是因為出於被迫,所以只要不關自己的事,根本就不管,反到造成更糟的結果。

例如,窗明几淨的百貨購物中心,裡面裝璜地美輪美奐,但是只要一出了百貨公司大門,馬上可以聞到路邊臭水溝的惡臭,和迎風飄來的垃圾…... 中國人自掃門前雪的觀念,還是根除不了吧……

老實說,我也很討厭台灣的資源回收罰款這種事,因為我認為隨手做分類回收,是出於我的自發性與意願,而不是因為被強迫而必須去做,沒做好就照相罰錢,很討厭……結果背地裡還不是有一堆人亂丟垃圾……=_=


5. 街道立面亂七八糟,鐵窗、招牌林立,沒有維護房子的習慣
這我不得不同意,台灣人的確沒有維護房子外觀的習慣,任由外牆油漆剝落,鐵窗生鏽,窗台雨漬泛黃。加上台灣建築師標新立異的壞習慣,就是想把自己的房子蓋得跟別人都不一樣,從來沒有考慮整條街的整體立面設計……唉唉

沿街面招牌就更是奇觀啦,基本上我是相當尊重各式各樣招牌的創意性,五彩繽紛,有時也令人莞爾一笑,但是馬路兩側招牌凸出到快接起來,幾乎搭成霓虹天橋,這就太誇張了。

加上台灣空氣污染嚴重,幾乎所有陽台空間都沒有人使用,不是封起來變室內,就是頂多拿來曬衣服。希臘人喜歡在自家大片陽台上納涼的悠閒,在台灣是不可能看到的。


6. 山林風景優美,卻缺乏人文維護意識
我們到陽明山與三義遊玩時,山上的好風景真的是美不勝收,但是在一片翠綠的山坡地上,就是會看到那像竹筍般冒出頭的醜陋建築物,橘的、藍的、灰的,有的是獨棟別墅,有的是高樓公寓,而且整體建築與顏色,和整片樹林根本一點也不搭調。

Stef大嘆,枉費台灣有這麼漂亮的好山好水,大家卻不好好珍惜…….


6. 停車格很大,很少看到SMART小車或跑車
在歐洲,大部分的路段都是沒有劃停車格的,頂多只是標示這段路是否可以停車,這也是SMART小車在歐洲賣得嘎嘎叫的原因。因為在擁擠的市中心,SMART小車不僅可以橫著停,還可以直著停,躺著也可以停,只要街角有個小縫,SMART都可以鑽進去停,符合都市人的便利性。

但是台灣大部分路段都有劃停車格,SMART小車在台灣毫無用武之地,加上台灣人買車精打細算,買這種SMART小車或跑車,頂多也只能坐2人,以後家裡有小孩,放不下安全座椅就必須換車,那還不如一開始就買一般四門小客車,全家出門也不用換車。


7. 鮮少肢體接觸互動,但卻情色文化充斥
Stef對中國文化相當不習慣的一點,就是即使中國人的家庭觀念很重,和希臘家庭一樣,但是我們家人與好友之間卻很少擁抱互動。

雖然我早已向他解釋中國人本來就保守一點,很少有肢體互動,但既然如此,又為啥滿街林立的檳榔攤、理容院呢? 應該只能說物極必反吧,在中國傳統保守的禁錮之下,背地裡總是會造成反效果的。

在我們離台的那一天,和家人說再見時,Stef很想好好感謝大家這幾天的熱情招待,大家也很熱情的回應說掰掰,但是最多也是握握手,Stef說他感覺好像自己是總統一樣,會晤各行政首長……

聽說好友Sally的希臘老公離開台灣時,擁抱他岳父說掰掰時,老丈人被一把抱住,一下子不知所措,兩手還不知放哪呢~~ 最後老丈人只有機械化的抖抖手拍拍他的背,我想老人家應該被嚇到了吧……呵


*版權所有,未經作者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全站熱搜

akil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