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眺老碉堡 Old fortress

老碉堡 Old fortress
門票:4歐元
開放時間:週一休館

科孚老鎮內有兩座碉堡,老碉堡Old fortress與新碉堡New Venetian Fortress。

老碉堡三面環海,位於科孚老鎮東方,由威尼斯人延續拜占庭帝國遺留下的城牆構築而成,威尼斯人興建堡壘、地道甚至軍事指揮總部,後期同樣再歷經法國與英國人之手才完成,建構年代橫跨西元6 ~ 19世紀。而新碉堡則是16世紀威尼斯人為了鞏固科孚老鎮,再度選定老鎮西方興建新碉堡,如此一來科孚老鎮東西側都有碉堡要塞防禦,海路陸路兩方兼顧。

由於兩座碉堡約莫是大同小異,一樣的頹圮石牆一樣的陡峭好漢坡,我們決定挑選海景佳的老碉堡參觀就好。


老碉堡入口城牆

古早年代,老碉堡周圍還有護城河環繞,與科孚本島之間僅以一座木橋相連,為的就是軍事上的防守需求。如同中古世紀的城堡一般,士兵們吆喝下鐵鍊一拉,齒輪喀啦喀啦一轉,木橋隨即緩緩上升,斷了敵方陸路,攻城就不容易了。


老碉堡護城河

當然,原始的木橋早已不復存在,現已改為鋪柏油的鐵橋讓觀光客溜達。護城河依然盡責地環繞固守老碉堡,水波一樣蔚藍,岸邊一樣蔓綠,只不過其上停泊的船隻也從防衛軍艇轉成了一艘艘遊船,當年砲聲隆隆的爭戰光景已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岸旁悠緩踱步的愜意旅客。


老碉堡地面層通道


神廟造型聖喬治教堂

老碉堡地面層的開放空間,矗立的是聖喬治教堂Church of St. George,為1840年英國人所建,採用希臘古建築的多立克柱式。

在我看來,一間天主教堂的建築設計卻使用希臘古神廟與多立克柱式造型,這怎麼看就是怎麼不搭調,以建築術語來說,就是空間設計與使用機能不符,什麼樣的建築外殼就應該包覆什麼樣的使用內容。如同品酒一般,喝紅酒就應該用高腳杯,喝威士忌就應該用寬口威士忌杯,容器不同,酒喝起來味道就有那麼點不對。

當然,不是說所有教堂都得長得同一模子出來才叫符合使用機能,傳統教堂也能有新空間設計,像是建築大師安藤忠雄所設計的現代教堂,就是一絕。我在這兒嚼舌講的,是以不合適的新建空間容器裝填不合適的活動內容,例如夜總會造型的佛堂,土地公廟造型的教會,或是清真寺造型的媽祖廟,怎麼看怎麼怪。講更白些,就像……把馬桶放在客廳,把沙發擺在廁所一樣……(要用當然也是可以啦,屋主自己高興就好……)

我了解某些老建築再利用的概念,因為是舊建築,新使用機能與原建築設計不能契合這當然無可避免,不少希臘古神廟到了東羅馬帝國時期也變成東正教教堂,目前老碉堡內的聖喬治教堂也再度改為希臘正教教堂之用,對於她的神廟造型外觀也無計可施,不過,不知聖喬治教堂的希臘教士是怎麼看待自己這間神廟教堂的? 也許他覺得這樣獨樹一格其實不賴也說不定,世事難料,今日和未來的價值觀不一定會相同啊。

不禁想起多年前曾在台南安平看到一座天后宮(媽祖廟),確切位置已不復記憶,標準斜瓦金紅色道教廟宇,門面不大卻也雕樑畫棟金碧輝煌,廟前矗立的四根大紅圓柱乍看之下也挺傳統,猛一抬頭,倏然瞧見柱頭是漆成金綠色的古希臘柯林新厥葉柱飾,當場下巴差點掉下來,無言以對。也許廟祝與其委員會在翻修廟宇時,覺得柯林新厥葉柱飾看起來比較氣派吧……

希臘古柱式介紹請參考舊文「三種古希臘柱式」


老碉堡半山腰海景

回歸老碉堡主題,要享受老碉堡至高頂的絕美海景,可得先鍛鍊腳力才行。地面層的大片寬板石階根本不算什麼,之後還得爬上礫石坡,穿越濕滑甬道,再攀上羊腸九轉碎石階,僅爬上半山腰,我這平常不運動的肉雞就已經氣喘吁吁,頻頻喊停。


老碉堡山頂海景


老碉堡山頂鳥瞰科孚

好不容易爬上老碉堡山頂,我早已兩腿發軟上氣不接下氣,肺腑之言一句話,心肺機能不夠強的就不要硬撐爬坡了,救護車是無法爬上那山頂救人的……不過最後終於看到那一整片蔚藍海景與科孚島鳥瞰,景緻之美足以讓人忘卻身體的疲乏,值得一遊啊!



*版權所有,未經作者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科孚島系列文章
科孚島-1 科孚鎮 Corfu -Kerkyra(Corfu town)
科孚島-2 科孚鎮 Corfu -Kerkyra(Corfu town)
科孚島-3 老碉堡 Corfu -Old fortress
科孚島-4 旅館 Corfu -Pantokrator Hotel
科孚島-5 阿基里斯宮 Corfu -Achillion Palace

全站熱搜

akil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