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在某旅遊討論版閒逛,看到一篇陳年舊文,內容是討論希臘餐廳的麵包費與小費問題。我看到一篇令我以身為一個台灣人十分汗顏十分難過的回應。不過那篇真的是好幾年前的老文章了,也許當時該網友的國際觀還不足吧。

其中一篇回應中,某網友直指每次希臘餐館送上桌的麵包和開水都要加收1-2歐,即使不吃那麵包不喝那開水,擺在桌上也會被收錢,一定要「堅持」請服務生收回才不會被收基本費。有的餐館就算收回去,帳單上還是有基本麵包費這一項。(在希臘餐館那是基本費,不管吃或不吃本來就是要收錢的啊,不然幹麻叫基本費? )

上餐館退麵包,喝自己帶的瓶裝水,那何不直接去吃麥當勞或外帶速食就好?

該網友甚至還自行扣除帳單上的麵包和開水基本費,丟下他認為該付的帳款就走人(帳目有問題,請洽服務生,絕不能這樣丟錢就跑人)。服務生追出餐館討錢(比帳單上的應收帳款來的少,當然要追討回來),還大動肝火和服務生在大街上吵了起來,訕笑服務生的英文結結巴巴,沒他來得溜,圍觀的人群愈來愈多,服務生怕事情鬧大只好摸摸鼻子走了。

唉,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我理解出門遠遊能省則省的心態,但是不管怎樣,每個國家有每個國家的文化,到人家地盤去計較那幾塊錢零頭,趾高氣昂地與服務生大吵大鬧,還笑人家英文不好,要是有人能用當地語言和服務生對嗆,那才叫氣魄(能用自己的非母語罵贏說母語的人,才是真本事)。沒聽過希臘人對罵吧? 那連珠砲似的髒字劈哩啪啦噴出口來,髒到連消音逼逼聲都會乏力,橫眉豎眼中氣十足,老大一串還不用換氣咧。

這就像有的餐廳有最低消費(台灣咖啡店常有這招),管你要吃不吃,踏進店來就是要付這個錢。 有的夜店有入場費(希臘和美國夜店有的要7-10歐的入場費),再給顧客一張調酒兌換券,之後要喝不喝隨你,反正就是先付錢再進場。

同樣的,希臘餐館的基本麵包費,叫做κουβέρ(發音ku-ve-r),就是cover charge基本費的意思,按人頭收費的,只要進了餐館,屁股坐下來就是要付這個錢,麵包開水才餐廳是招待顧客的,可不要誤會帳單上的基本費是麵包錢。

吃不慣或不吃都沒關係,放在桌上就好,也可請服務生收回麵包(通常沒人會這麼做,這種行為放到台灣來比喻,就像吃台菜時,要求服務生收回招待的白飯一樣怪異),但並不保證結帳時餐館會少算那一兩歐,因為那是「基本費」。

也有不收基本費的餐館,這就看老闆高興了,反正餐廳是他開的,規矩當然也是他訂的。如果不喜歡人家的規定,不要進去就好了嘛。到別人家裡作客還嫌東嫌西,主人才應該嫌這客人沒規矩吧。想嘗試希臘餐館的希臘菜色,就得乖乖照希臘人的規矩來,不然去吃麥當勞或肯德基就好,免基本費還免小費咧。

反觀台灣,台灣餐廳的10%服務費才真的是莫名奇妙的硬性規定呢。有的台灣餐館根本談不上啥服務,老是招不到服務生,還硬要收10%服務費,這麼說來,在地的台灣人才應該跟服務不佳的台灣餐館嗆聲才是。

倘若有一天看到某白皮或黑皮老外在餐廳門口和服務生大聲喧嚷,拒付那10%服務費,圍觀的臺灣人一定覺得他頭殼壞去,來台灣還這麼沒常識沒水準,大家都這樣生活啊,來台灣觀光當然要順應台灣的規矩,同樣的,到國外旅遊就算不習慣,也要尊重人家的規矩,是不?

史媽到台灣遊玩時,有一回我帶她到傳統小吃店體驗台灣的通俗文化。史媽不會用筷子,一般小吃店當然也沒有刀叉。(滷肉飯、小籠包和擔仔麵攤通常只有筷子和湯匙…。)

史媽問我:「你們台灣人為什麼不用刀叉? 不吃麵包? 」

「因為我們都用筷子啊! 中式傳統小吃本來就只用筷子,刀叉是西方傳過來的。而且米飯才是我們的主食,米飯的地位就跟西方的麵包一樣啊。」

史媽笑了笑,沒再多說,算是理解了我的話,雙手開始與筷子奮戰起來。任誰都看得出來她那餐吃得很辛苦。我也覺得很不好意思,自此之後只帶她到能提供刀叉的餐廳,也就是那種「給外國觀光客的台灣餐廳」用餐。

偶爾她還是會要求我,不要老是帶她去大餐廳,多帶她去平常的小吃店才能體驗道地台灣生活。

我提醒她:「可是台灣小吃店通常都沒有刀叉耶……」

要是照最前面大鬧希臘餐館的腳本來演,史媽是否該砸爛沒提供刀叉的台灣小吃店? 大罵餐館老闆跟不上國際化腳步?

「沒關係,我可以試著學用筷子啊,不然我們自己帶刀叉。」史媽回答。

一個六十幾歲的歐巴桑都能試著敞開心胸,從新的角度去理解不同國家的文化習慣,年輕的旅行者更應該有開放且虛心的世界觀才是。

入境隨俗,尊重別人的文化,到別人家裡作客就要順應人家的規矩,這是一種禮貌也是一種修養。



我承認希臘計程車司機常有欺騙觀光客的行為,不跳表、超收、獅子大開口等,從前我也曾被坑過錢,但是畢竟還是少數。小餐館倒是沒聽說有坑錢的行為,頂多菜色不新鮮罷了,人家也是有店址要做口碑的啊,所以用餐還是要去人多的餐館,食材和服務才比較有保障。


*版權所有,未經作者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全站熱搜

akil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