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2月Stef真是多災多難,實在不知道是他流年不利還是怎樣,唉,只能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繼前兩個禮拜前在工地被釘子刺傷腳底,去倫敦感冒沒辦法盡興旅遊,沒關係,這都不算什麼。

昨天,也就是聖誕夜,他老兄居然在聖誕夜當天摔成跛腳。

這一個禮拜以來,我們鄉下的工程如火如荼進行,除了工地挖挖鑽鑽,還有工程稅金保險要處理,我們一直希望能在24日聖誕夜的中午前能處理好,下午才能抽身趕回雅典過節。

24日中午,Stef到IKA繳交工程保險費,我則趕去採買親友的聖誕禮物。

半個小時後,Stef打電話告訴我排隊的人不多,一下子就處理好了,我們很高興事情進行得出奇的順利,待會就可以開車回雅典了。

Stef:「你慢慢逛,我先去開車,等會再繞回來接你。」

結果,不到5分鐘,我又接到Stef電話:「呃,我腳踝扭傷了,不能走路了……」

是的,在我們正高興可以提早回家時,他老兄居然被一階高差只有4cm的平台絆倒,而且還是在自己停車的前方2公尺處(這種高差不足10cm的設計,是最危險的,因為人走路有一定的慣性步伐和頻率,尤其是下階的時候,很容易因不注意而摔倒,做出這種設計的建築師真應該被打屁股)。

更豬頭的,稍早之前停車的時候,我們還揶揄了一下路旁的這個爛設計,一定會有人跌倒。果然一語成讖,你看這下馬上就有人跌倒了吧。

Stef勉強開了10分鐘的車回到鄉下老家(沒辦法,我雖然考過了駕照,但一直還沒去監理站領照,所以沒法上路),脫下襪子一看,腳踝果然馬上腫成一大丸。

看來聖誕夜是沒辦法回雅典過了。

和史爹史媽通過電話後,建議我們還是回雅典,如果沒事的話,晚上照原計畫參加喬治家的聖誕晚宴,萬一有事的話,在這種大家都關門的聖誕假期,若需要就醫在雅典也比較方便些。

我們預約了計程車,從勃羅奔尼薩半島一路奔回雅典,路程350公里(有人會從台北包車坐到墾丁嗎?),耗了3個小時,車資很是驚人,花了200多歐。

到家後,史爹史媽趕來探視Stef狀況,腳踝紅腫,腳掌完全無法踏地,看起來骨頭應該沒事,但當個一陣子的獨腳疆屍是免不了的。晚上的聖誕晚宴我們當然也無法參加了,在家靜養吧。

到底,為什麼我們要坐3個小時的車,花了200多歐的車錢,結果兩個人在聖誕夜專程回到雅典吃達美樂的外送披薩?

披薩店的外送人員一定覺得我們沒朋友很悽涼……唉,也不是我們願意啊。

真是,WHAT ELSE? 連我這個鐵齒人都禁不住想問:是不是該去拜拜了?



據我統計,Stef的右腳踝,自從打籃球受傷後,也許是韌帶鬆弛,每隔兩年必摔一次跛腳,目前同一隻腳累計已跛腳4次,那下次就是2010年囉?


*版權所有,未經作者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全站熱搜

akil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