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紐約人壽決定關閉土耳其境內某分行,該分行還有近百位投保人尚未結清帳戶,有的甚至已經超過120年都沒有人來領取保險金。清查後發現,這些「百年帳戶」的投保人很多都是希臘人。

哪些希臘人呢? 怎麼會大老遠地跑到土耳其開戶?

這就又要說到希臘和土耳其微妙的歷史關係了。

希臘在羅馬拜占庭帝國滅亡後,到了15世紀時成為為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領地,開始為期長達約400年的統治。19世紀希臘推翻土耳其獨立建國後,Istanbul 伊斯坦堡(舊名Constantinople君士坦丁堡)依然戰爭紛擾,時而是希臘領地,時而是土耳其領地,端看誰打贏。也因此造就伊斯坦堡成為希臘與土耳其文化融合的大本營。

然而,1955年伊斯坦堡發生希臘人與土耳其人的種族暴動,希臘與土耳其政府協議交換居民,將當時定居於伊斯坦堡近百萬的希臘人全數遷出伊斯坦堡,往西遷移回到希臘本土。

雖說是遷移,但聽說當初大部分希臘人是被追殺上船的。跑得慢的,慘死異鄉;逃得快的,幸運上了船,回到希臘本土卻是兩手空空一無所有,過去擁有的一切都得放棄,只能回首追憶那不再屬於希臘的伊斯坦堡(有點類似當年國民政府遷台吧)。那段歷史的慘烈悲悽,不是我們現在能想像的。

Stef的曾祖父也是這樣一路顛沛流離從土耳其逃回希臘的。從前在土耳其的財產,一如過往雲煙,不可能再拿回來。幾十年後,一直到他過世,也沒想過能和土耳其再有關聯。這個人壽保險也就這麼給忘了,沒有任何子孫知曉。

直到土耳其和希臘的分行合作,在希臘公告了這些「百年帳戶」的投保人名單,Stef的堂哥赫然發現:嘿,我們阿祖的名字在名單上耶!!

哇,100年前的保險金,那真的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就像洗衣服時在口袋發現遺忘的100塊一樣。

史家最年長的凱蒂姨婆,也就是阿祖的女兒,請Stef打電話給承辦單詢問必要文件。

Stef:「我想請教領取保險金的準備文件及程序。」

承辦員:「你是這位投保人的子孫嗎?」

Stef:「我是他的曾孫。」

承辦員:「這樣有點麻煩哦,你要找出當初的投保單(拜託,100年前的投保單上哪找啊? 一張紙能留100年它就是古董了…),不然就要提出身份證明文件,證明你和你曾祖父的親屬關係,已經4代了,很麻煩哦。」

Stef:「嗯,我姨婆還健在,由她代表領取應該比較簡單。」

承辦員:「你姨婆? 那就是….」

Stef:「是投保人的女兒,姨婆的身分證上父親欄就有投保人的名字。」

承辦員:「先生,你不要開玩笑了,這個保險是100多年前投保的,如果他女兒還在的話,現在也超過100歲啦!」

Stef:「我姨婆今年105歲…」

承辦員:「呃…….,那帶身分證來就好…」

只要提到人瑞級凱蒂姨婆的年紀,真的常讓外人瞠目結舌,這種情況我們已經司空見慣了。

目前我們還沒去領取,至於這筆保險金金額多少,我們也不曉得(銀行表示未避免麻煩,決不能電話告知,必須領取時才能知道)。我認為應該是不可能太多啦,100年前的保險金額能有多少? 再加上4代子孫十來個,能分到的金額大概吃幾頓飯就不見了,所以說不用期待太多,也沒什麼好爭的,就當作天上的的阿祖請我們這些未謀面的兒孫吃頓飯吧!

我個人認為,遺產這種東西,是祖先留下來的禮物。有,是祖上積德;沒有,也不需強求。

再怎麼說那都是上一輩留下來的,既然不是靠自己雙手掙得,那當然就不是自己的,手足之間殺得眼紅又何必呢? 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應該越矩,老人家要是在天上看到後代子孫為了遺產爭得面紅耳赤,會難過的。



希臘與土耳其之間的歷史糾葛,請參考舊文「東希臘土耳其餐廳-Tike


*版權所有,未經作者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全站熱搜

akil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