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髮型向來是萬年不變不染不燙的洗髮精廣告長髮,感謝老天賜我一頭潘婷般的直順髮質,當然不可能像電腦特效那樣光澤閃亮(平常人的頭髮能有光澤到反射光線那才叫奇怪吧……),髮質又細又直,傳說中的超級賽亞人頭絕是對與我無緣的(我家老弟起床真的是變身成超級塞亞人),連上捲子也捲不起來,好處是即便三天不梳頭還是看不出來。

雖然頭髮如此好伺候,不用常常上美髮院,不過為了避免三千煩惱絲蓬頭亂長變成貞子,每隔幾個月總該修剪一下吧。

然而剪頭毛可說是相當主觀的一件事,溝通又是一種藝術,我期望的和美髮師剪出來的可能不盡相同,我講的可能和美髮師所想的又不一樣。我說不要剪太多5公分就好,美髮師還是大剪一砍10公分;我說層次不要太高,美髮師可能層次一剪仍是直達後腦勺,同樣講中文的都有認知差異了,那更何況用第二外語溝通時,語言與認知的壕溝就更大了。

在台灣聽習慣的打薄、層次,對外國美髮師來說搞不好是另一種剪髮與效果也說不定,總之剪髮技巧我沒研究,這種麻煩能免則免。還好直髮好整理,萬年貞子長髮幾個月不剪也沒關係,在美國讀書時,每半年回台灣省親,上一趟美髮院絕對是必定行程。

不過這回在希臘因為籌備婚禮與等待居留證,足足待了一年有餘,不得已也硬著頭皮上了兩三趟美髮院,結論是,等我拿到居留證,就飛回台灣好好剪個頭髮!! 唉,東希方認知差異的確是存在的……

希臘的美髮院的服務價格和台灣相比,只有一個「貴」字。那種在台灣每週上一、兩次美髮院洗個頭吹整一下的平民享受是不存在的,在希臘連美容院洗個頭都是件很奢侈的花費,當然還是有不少三天兩頭上美容院的希臘貴婦,但那不是我。

第一次上希臘的美髮院,光剪髮就35歐,洗頭還得外加,吼,光這35歐在台灣一般美髮院可以洗加剪足足三次吧。貴也就算了,人在異地只好入境隨俗,基本上這位美髮師相當尊重我的要求,其實我也沒啥要求,不過就是稍微修剪一下分岔,層次不要打太高就好。

不過最後剪瀏海那一刀,實在讓我幻滅。

美容師親切的詢問:「瀏海要不要修? 想剪到哪?」

我指了指眼睛下緣顴骨處,以我在台灣剪髮的經驗,美髮師通常了解這表示瀏海斜剪的最短處,希臘應該也一樣吧。然而事實證明我太偷懶,事情不該只做一半,不能只用手比劃,一定得用嘴說出來。

說時遲那時快,我還在思索是不是該提醒她要斜剪時,美容師大剪一揮,喀嚓喀嚓,我的瀏海瞬間齊平,隨後還把我額前一排瀏海吹得老高,當然沒有像20年前的歐巴桑那頭上高聳一把刀,不過這種半弧形的蓬鬆齊眉瀏海,簡直就是15年前的日本玉女偶像酒井法子頭啊啊啊~~

剪完頭,有點沮喪,奇菲西亞購物區滿街辣妹靚女,髮型一個比一個俏,我也剛上完美髮院啊,怎麼就是沾不上靚女的邊?

如果以為這就是我的沮喪剪髮經驗那就錯了,還有呢。

數個月後第二次剪髮的美髮師,是史媽大力推薦的。聽了我的抱怨後,史媽幫我預約她常去的美髮院,她的指定設計師盧卡斯先生。

「我的髮型都是他剪的,相當有品味的美髮師哪。Fantastic~」史媽讚揚著,「不過他是個GAY……」哦,我對性別沒偏見,是男是女是GAY是蕾絲邊都沒關係,剪得好最要緊。

是日,我興沖沖地赴約,期待今日能改頭換面晉升靚妹階級,盧卡斯先生人很不錯,就是該店收費價格實在不怎麼親切。

基本服務費5歐。好吧,基本費既然有那就該給。

洗髮精7歐。洗個頭要價7歐,洗髮精都可以買一整瓶了。沒關係,這個我們也可以跳過,把頭髮沖濕就好。

剪髮35歐。和我上次去的美髮院一樣,大概是行情價,就認了。

最扯的在這兒,剪完頭髮後美髮師問我:「要不要吹? blowing dry?」

我一愣,當然馬要吹乾,現在我整頭髮絲濕漉漉的,不吹乾是要怎麼走出店門?

一旁待命的助手小妹拎起吹風機,順道在我的帳單上畫了幾筆,我心想:啥? 吹乾頭髮還要加錢? 上次去那家美髮院怎麼沒這套? 不是本來就應該吹乾的嗎?

助手小妹手腳俐落地花了10分鐘便把我的濕髮吹直,一看那帳單,媽呀,吹直頭髮要價17歐。對大部分的捲毛希臘人來說,要把頭髮吹直是得使勁費一番功夫分層拉扯,但我這直不溜丟的長直髮向來自己用吹風機朗一朗就好了,助手小妹幾乎不費吹灰之力,10分鍾17歐簡直是搶錢。

不過也只能怪我不懂希臘行情和剪髮術語,不是每個地方都物美價廉如寶島生活,聽說波士頓newberry街區的剪髮價位也是要60美金。

2009年3 月更新
聽友人說,雅典也有剪髮只要15歐的美容院,看來消費真的要看地區和店家裝潢啊。


*版權所有,未經作者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全站熱搜

akil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