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只要在國外生活過的人,一定都面臨過這種尷尬的台灣與中國國籍問題。

在美國的時候,這種問題還不算多,也許因為我只是待在單純的留學生圈子,大家都是受過教育愛讀書的好孩子,生活圈內所有人都知道台灣,加上美國與台灣關係向來有互動,幾乎所有申請文件上一定有台灣這個國籍選項。

來到希臘,才發現原來真的是有人不知道台灣是啥,台灣到底在哪裡,通常是年紀大的人居多,對於老人家我當然不會計較,再怎麼說人家都是長輩,又不是每個人都對世界地理或全球國際議題瞭若指掌,我家95高齡的爺爺也一直以為Stef是美國人啊……(看到非亞洲系的白膚人種,就認定人家一定是美國人,從來沒有英法俄德義等其他選項…=_=…)

當然年輕一代的人大部分都知道台灣,不過兩岸問題通常是不會有人去探究的,誰人吃飽閑著去研究東亞某小國的政治議題?

記得兩年前第一次來到希臘時,和史媽的幾位朋友們聚餐,因為第一次見面,理所當然被問一些基本問題,你從哪來啊? 怎麼認識的啊? 覺得希臘怎樣啊? …等等。一位大嬸突然問我台灣與大陸的兩岸關係,這位大嬸還真是好學多問啊,居然會對這種兩岸政治問題有興趣。

我稍微講述了台灣與中國的歷史,約莫就是歷史課本裡的那套。二次大戰後共產黨興起,中央政府撤兵來台,台灣政府認為自己是才是中華民國正統,共產黨竊取大陸,大陸還是我們的。然而中國政府認為,他們擁有大陸國土,他們當然是正統,台灣才是屬於中國的。

大嬸哈哈大笑,「哎喲,你們台灣那麼小,中國那麼大,居然說中國是你們的……」

我說,「是啊,大抵過了五十多年我們才知道大陸不可能是我們的,但是我小時後的課本,可是一直說要反攻大陸哪,跟你們說君士坦丁堡還是你們的是一樣道理啊!(現名伊斯坦堡,因希臘戰敗,早已成為土耳其領地50多載。)」(請參考舊文「東希臘土耳其餐廳-Tike」

只有用君士坦丁堡這個例子,希臘人才會被戳到痛處,才能理解我說的兩岸關係。其實希臘人對君士坦丁堡的情結,和我們反攻大陸的心態是一樣的,五十步笑百步罷了,現在大家都認清事實,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當初申請希臘居留證的時候,承辦官員問我,「你的國籍是CHINA嗎? 」

我說,「不是,是台灣,TAIWAN。」

官員再問,「可是你申請書上的國籍填的是REPUBLIC OF CHINA(TAIWAN),所以就是CHINA囉。 」

「不是的,REPUBLIC OF CHINA是台灣,我有加註括弧TAIWAN,和CHINA是不一樣的國家。」

當然,官員還是一臉霧水滿臉問號,Stef只好對官員解釋台灣和中國的政治關係。

官員聽得煞懂非懂,最後我只好說,「那請你查查你電腦的國籍清單,如果有TAIWAN就選它,如果沒有的話那就只好把我歸入CHINA吧。」

好在希臘是承認台灣這個國籍的,所以我的居留證明紙上的國籍寫的是TAIWAN。

如果我被歸類到CHINA那邊,雖說生活上根本沒有影響,然而心理上總是有那麼些疙瘩,就好像把各種咖啡豆混在一起,你說看起來都是咖啡豆,長相大小也差不多,但是摩卡藍山曼特寧就是不一樣啊,品種不同生長環境不同,自然產生不同的香氛口感。唉,真是微妙的心態。

這種政治外交問題不是我們這些小老百姓可以解決的,誰叫我們這種尷尬的身分什麼都不是……

但是只要人家問我從哪裡來,我還是一樣回答:「台灣」。不是因為我有多強烈的民族意識,那種上街頭喊著「愛歹丸」口號的行為,政治議題我是從來不沾邊的。

我的理由很單純,我在台灣出生,在台灣長大,我當然是台灣人,就是這麼簡單。但是很多時候


*版權所有,未經作者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全站熱搜

akil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