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紅罌粟花

春天到了,到處都可以看到盛開的花朵,尤其是市郊的住宅區,雪白的杏花、嫩粉的李花、淡紫色的垂墜紫藤花,爭相從各家花園翻出牆來。就連路邊小花圃的嫩紫酢醬草、冶紅罌粟花和一些不知名的小野花,紅的黃的白的紫的,也一樣令人心情愉悅。

走在路上,眼光總不自覺地被那火紅色的罌粟花吸引,那種如鮮血般的豔紅色,在一片粉嫩的花系中格外顯眼。罌粟花在希臘這兒,可算是野花雜草,路邊荒地甚至人行道旁電線桿下,都能不屈不撓綻放豔彩。

希臘正教有一個關於罌粟花的傳說,據聞最早罌粟花只有白色和黃色兩種,而在耶穌被羅馬士兵殺害的時候,祂的鮮血噴濺到地上的罌粟花,罌粟花吸收了耶穌的血變成了紅色,從此生生不息以哀悼耶穌的死,這就是罌粟花那鮮血般豔紅花瓣的由來。

罌粟花並沒有一般花朵的芬芳香氣,希臘文為παπαρούνα,英文為poppy,她也是鴉片的原料,不過通常路邊這種都是無毒性的,也沒有人會摘回家,因為罌粟花非常脆弱,盛開的花朵輕輕一碰花瓣就掉光光,放在家裡沒2.3天就全成了禿子,不是全禿就是半禿,我看應該只有我這個沒見過世面的外國人才會想把這野花摘回家。



路邊採回來的罌粟花,放在花瓶裡也挺好看的,如果覺得我們家客廳沒有希臘風,很抱歉辜負大家的期望,我們雖然住在希臘,家飾風格卻一點也不希臘,我和Stef兩個設計人只偏愛簡約現代風。

我真的很認真思考過所謂希臘風和中國風的問題,歐美人眼裡掛著大紅燈籠的才是中國風,殊不知在台灣或中國這年頭誰還住在三合院裡掛風調雨順的紅燈籠啊? 同樣的,我們東方人所幻想的希臘藍白房子,藍色窗檯桌椅搭配淨白牆身,除了愛琴海小島上和鄉村裡,在雅典是看不到這種房子的。



紫丁香 lilac

紫丁香,希臘文πασχαλιά或λιλά(同法文lila),英文為lilac,紫丁香的希臘文πασχαλιά是從復活節而來,πάσχα為復活節,意思就是復活節時期開的花兒,紫丁香花開也表示夏天的腳步近了。


紫藤花



另外這種紫藤花(希臘文發音glysina)在春天也很常見,不僅花色嫩紫優雅還香氣馥郁, 放在方矩玻璃皿裡,水中再墊些綠色藤草,也是路邊拔來的雜草,點綴些許綠葉看起來比較不那麼單調,不過紫藤花的壽命也是很短暫的,約2-3天就會乾枯。

目前還沒空閒拈花惹草怡情養性,家裡的花卉來源,不是來自史媽家花園,就是散步時隨手採花,看來我快變成採花大盜了,不過家裡裝飾一些花花草草真的會讓心情悅朗許多哦。



敝人不諳花草,感謝lys告知,之前將紫藤花誤認為紫丁香,詢問幾位希臘花草達人後,已將文章內容更正,又多學到一種花卉 ^^。


*版權所有,未經作者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全站熱搜

akil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