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一詞,對某些不了解東方文化的歐洲人來說是充滿謎樣異國風情,同樣的,東方女人在這兒,多多少少也會因為外表不同而備受注目,這和外國人走在台灣街頭是同樣道理。

身為少數民族一員的我,在希臘只要是單獨走在街上,偶爾就會遇到無聊男子來搭訕。老實說,被搭訕一點也不有趣,第一本小姐早已名花有主,對其他男人一點興趣也沒有;第二我覺得會來搭訕的男人,盧東盧西的,都不是好東西;第三單純因為你是外國女人這個膚淺原因來搭訕的人,一定沒讀過幾本書,既然如此,就更不值得和草魯莽夫閒扯。

在希臘,有不少人還是有階級意識存在,會以你身上的行頭來評斷你的社會地位(不過台灣好像也是會這樣)。加上有7.8成待在希臘的亞洲女性,都是來幫傭的。所以上街出門,穿得太隨便,會被當成菲傭;打扮時髦一點,又會有無聊男子來搭訕…。

一般來說,有搭訕經驗值的男人,通常都會比較識相,看到對方不想理的樣子,就知道該閃人了。而大部分希臘男人,也頂多對你行注目禮,或吹個口哨,偶爾一句「嗨,美女~~」,心理不是滋味,但無傷大雅也就算了,偏偏這世上就是會有白目男人的存在。

話說前幾天出門逛街,走在路上,突然有個男子迎面騎車經過,熱情地對我說早安,我也禮貌性的回早安。等我走到街口,他突然迴轉追上我,把我堵在街口,嚇了我一大跳。

這位搭訕男子突然開口,用希臘文說:「小姐,你很漂亮。」

(吼,原來你是來搭訕的,這麼沒禮貌。)

我禮貌地以英文回答:「抱歉,我在趕時間。」

好死不死,又剛好是紅燈過不了街,而這位仁兄不會講英文,卻又契而不捨,而我的憋腳希臘文只能聽懂幾個單字,接下來的對話才叫神奇。

搭訕男子:「你住哪兒?」

Akila:「這附近,和我老公,我已經結婚了。」

搭訕男子:「從哪來? ….中國? …….中國?」

(都說我已經結婚了,表示我不想理你,你還能盧……)

Akila:「對。」

搭訕男子:「哪裡……工作……工作……今天……」

(因為我只聽懂幾個希臘單字,所以他的句子在我耳裡聽起來就是這個樣子……,很像鸚鵡在鬼叫,寫出來覺得很好笑。)

Akila:「沒有。」

搭訕男子:「……手機……手機」

Akila:「抱歉,我沒有手機。」

搭訕男子:「明天……咖啡……咖啡……」

Akila:「抱歉,沒空,而且我已經結婚了。」

(再跟你說一次,本小姐已經名花有主,別來煩啦。)

搭訕男子:「沒關係,咖啡……咖啡……改天…工作……7.點8點.9點…外面…咖啡…咖啡……」

(我想他的意思應該是說,改天下班後8.9點出來喝咖啡……都已經再次跟你說,我已經結婚,你還說沒關係,你有病啊)

搭訕男子:「你…手機……手機……」

Akila:「抱歉,我沒有手機。」

(不管怎樣都不會給你電話的,我的頭和手都已經搖到快斷了,就算我的破希臘文講不好,至少搖頭手勢也該懂吧。)

搭訕男子:「筆……筆…..手機…手機……我的……筆……」

(好啦,好啦,紙筆給你,已經綠燈了快讓我走啦。)

在他寫完電話號碼給我後,趕緊飛也似地衝過街,跳上公車逃離現場,當然那電話也在逛街時狠狠給他扔進路上的垃圾筒了。

結論,那個無聊男子真的腦袋有問題,要撘訕挑對象也要挑對人,開口第一句發現語言不通,就該準備摸摸鼻子走人,說你認錯人了這種古早理由我也欣然接受;給你臉色説我已經結婚,要你知難而退,還裝死不懂;還約我喝咖啡? 找個語言不通的喝咖啡,先生,你是要找我去咖啡座大眼瞪小眼嗎?


*版權所有,未經作者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全站熱搜

akil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